突发!前11个月亏钱,知名百亿级私募砸3600万紧急自购

突发!前11个月亏钱,知名百亿级私募砸3600万紧急自购

权威、深度、实用的财经资讯都在这里

临近年末,百亿级私募再现大额自购!

近期,海南希瓦私募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希瓦私募”)在官方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关于海南希瓦私募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员工自有资金申购基金产品的自愿性公告》。

公告显示,基于对基金产品未来的信心,希瓦私募及部分员工计划使用各自自有资金申购小牛系列基金产品份额(具体申购产品及份额以实际申购情况为准)。具体来看,2021年12月20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投资经理梁宏申购希瓦小牛8号私募基金产品份额500万元、申购希瓦小牛精选私募基金产品500万元。

同一天,投资经理朱志伟和合规风控负责人叶帅宏则申购希瓦小牛精选私募基金各100万元;12月31日,运营总监何燕还将申购希瓦小牛精选C私募证券投资基金100万元。也就是说,梁宏与公司三位管理层成员,合计自购1300万元。

与此同时,海南希瓦私募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关联企业上海希瓦私募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也发布了类似的“自愿性公告”。公告显示,希瓦私募将用自有资金陆续购入公司旗下产品,合计自购金额将达23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希瓦私募此次的自购,是在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进行的。

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1月底,希瓦私募旗下产品今年以来整体表现欠佳,回撤幅度接近4%。而且截至12月10日,梁宏管理的多只产品今年以来依旧是负收益状态。

今年2月24日,面对港股的大幅回调,梁宏曾表示,港股经历过太多非基本面因素下跌,这种“非基本面因素”导致的下跌都是买入优质好股票的机会,这一点不会改变。3月份,梁宏还表示自己最喜欢互联网行业。不过从后续的市场走势来看,港股跌跌不休,互联网行业更是发生重大变化,主战场在港股、美股的希瓦私募自然业绩承压。

无独有偶,今年3月份,市场急转直下,白马股遭遇重挫,沪上一家百亿级私募业绩出现明显回撤,其创始人也选择在业绩压力较大的背景下进行1000万元的自购。

为何百亿级私募大佬都选择在市场跌幅明显的时候进行大手笔自购?

“基金经理或者说私募机构的大手笔自购主要源于三方面因素。一是基金经理在市场‘恐惧’时贪婪,自购暗示当前是较好的买点,并稳定赎回带来的负面影响;二是自购有时候是一种营销手段,显示对自家产品的看好;三是将个人利益与投资人利益绑定,从而鼓励投资人中长期持有。”沪上一位私募研究员直言,港股部分优质标的经过今年的下跌确实具备较高性价比,希瓦私募此时自购大概率是表达对后续市场的信心。

一位第三方人士也透露,从历史数据来看,公募基金公司大手笔自购后,大概率能在此后的反弹行情中获益,因此私募基金经理自购或也意味着其判断目前是较好的入市时点。

一位头部私募基金经理表示:“今年以来,互联网、房地产等多个行业受政策影响逻辑生变,股价也陷入深度调整,但是其中有部分细分领域或标的由于被错杀出现了更好的性价比,尤其是物业行业目前出现明显的‘黄金坑’。因此,虽然现在市场情绪偏弱,但相比于今年初,公司对于明年的结构性机会更有信心,当下是较好的布局时点。”

编辑:金苹苹

校对:孙洁华

图编:张大伟

制作:张 巘

责编:邵子怡

监制:浦泓毅

签发:潘林青

纷纷整改 银行智能投顾出路在哪

纷纷整改 银行智能投顾出路在哪

银行系智能投顾业务迎来调整。近期,3家基金投顾试点银行中,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宣布暂停智能投顾产品的购买功能。12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上述试点银行外,农业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江苏银行等多家银行此前也已宣布暂停旗下智能投顾产品的申购服务。多家银行纷纷按下“暂停键”是何缘由?对于商业银行来说,智能投顾未来还会是门好生意吗?

暂停智能投顾产品买入

近日,3家基金投顾试点银行中2家宣布暂停智能投顾产品的购买功能,引发市场关注。工商银行手机银行智能投顾系统“AI投”于12月4日起暂停AI指数、AI智投、AI策略产品申购。而招商银行也于近日发布《致摩羯智投持有人》的公告称,已暂停摩羯智投的购买功能,但原持仓客户的赎回及调仓交易不受影响,可继续持有。

据了解,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属于3家基金投顾试点银行,2019年10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做好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试点工作的通知》,次年2月,工商银行、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获得基金投顾试点资格。

12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上述银行外,农业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江苏银行等多家银行此前也宣布暂停旗下智能投顾产品的申购服务。

农业银行手机银行App显示,该行将暂停“农银智投”的购买、调仓功能。暂停期间,已持有的组合不受影响,赎回功能可正常进行。

中信银行则在11月12日发布的《致组合持有人的一封信》中提到,“信智投”即日起将暂停稳健防守、步步为营、攻守兼备、积极进取、勇往直前、轻稳安盈、稳健双盈、平衡添盈8个基金组合的买入功能,原持有组合的用户不受影响,可继续进行资产运作及赎回。

江苏银行App也显示,该行“阿尔法智投”业务目前正在优化升级,期间暂不提供新增购买、追加购买及优化调仓服务,赎回业务可正常进行。而浦发银行的“极客智投”业务则早在今年7月27日起就仅保留持仓查询、赎回等功能。

谈及多家银行暂停智能投顾相关业务的原因,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分析认为,这主要与监管部门此前出台的一些基金管理办法有关,相关管理办法的出台实际上对于商业银行展开智能投顾业务有一定的政策限制,出于保护投资者利益的考量,很多商业银行按下了“暂停键”。另一方面,通过大数据算法模型来进行智能化基金产品配置,目前商业银行还处于一个探索的过程。

银行回应正加紧改造

所谓的基金投顾服务是指基金投资顾问机构接受客户委托,按照协议的约定向客户提供基金投资组合策略建议,并直接或者间接获取经济利益的服务。智能投顾则是在基金投顾服务的基础上,利用机器学习算法,根据客户风险承受能力和拟投资期限,帮助客户进行基金组合投资,解决基金选择、组合配置、持仓调整等问题。与传统的基于“卖方代理”的基金销售模式相比,基金投顾采用“买方代理”模式。

此次多家银行暂停智能投顾产品购买功能的银行均提到,是应近日监管要求进行业务调整,但均未提到具体政策。12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某银行知情人士处获悉,暂停申购是向监管指导意见靠拢的临时性动作,本次暂停源于证监会《关于规范基金建议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对基金投顾业务提出六条指导要求:一是业务开展主体为基金销售机构;二是标的基金为基金销售机构代理销售的基金产品;三是服务对象限于该机构的基金销售业务客户;四是不得就提供基金投资建议与客户单独签订合同;五是不得就提供基金投资建议服务单独收取费用;六是不具有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资格的机构不得提供基金投资组合策略投资建议,不得提供基金组合中具体基金构成比例建议,不得展示基金组合的业绩,不得提供调仓建议。

《通知》明确,基金投资顾问机构应于12月31日前让存量基金投资组合策略建议活动符合上述六大要求。不具有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资格的基金销售机构应当于2022年6月30日前将存量提供基金投资组合策略建议活动整改为符合前述要求的基金销售业务。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目前该行是根据《通知》第四条,即“不得提供基金投顾建议与客户单独签署合同”要求而需要改造,大体改造方向为将投顾协议直接迁移到手机银行让客户直接与投顾机构签署,客户调仓时也会引导客户签署补充协议,改造工程预计将在明年一季度末之前完成。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之前监管并未明确规定商业银行是否具有智能投顾业务主体资质,如今新规出台,相关银行根据实际情况暂停业务并进行调整也属情理之中。

明确两条迁移路径

事实上,受监管政策影响的不只有银行,据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在此次银行系调整智能投顾业务前,亦有代销机构临时关停组合产品申购业务。

对于《通知》发布产生的影响,盈米基金副总裁林杰才表示,《通知》会对相关业务产生影响,但也明确了迁移路径,一个路径是与具备投顾资格的试点机构合作,为客户提供符合规范的基金投顾服务;另外一个路径是将现有的组合业务在整改期内回归本源,变更成为基金销售关系。新规其实是将销售机构跟投顾机构的身份做了清晰的定义,明确需要投顾机构才可为客户提供基金投资建议相关的服务。以往销售机构可以通过基金组合的形式为客户提供类投顾服务,此后则需要通过与投顾机构的协同来一起完成对客户的基金投顾建议服务。

王红英也认为,《通知》实际上是要求基金投顾机构进一步规范投资的合规性、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短期会影响一些机构的销售业务,但长期有利于机构加强自身的内控建设。

那么,未来商业银行在基金投顾领域是否还有发展机遇?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王红英表示,目前智能投顾相对处于探索阶段,大数据自动生成的交易模型,实际上并不能完全反映投资企业自身发展的基本面。但随着金融科技运用的普遍化,智能投顾未来会呈现出一定的发展前景,商业银行进入到权益类市场,从简单的基金代销转变至为投资人提供真正意义上的资产配置顾问服务,将会是一种发展趋势。

“未来智能基金投顾的前景光明,不过市场培育的过程还需要时间,银行在其中起到关键的引流作用。”廖鹤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海颜

ETF家族“添新丁” 指数增强型产品面世

ETF家族“添新丁” 指数增强型产品面世

国内首批主动管理指数增强ETF面世,ETF家族又诞生一个创新品种。11月22日,首批获批的5只指数增强型ETF产品有4只开闸发售,招商沪深300增强ETF、国泰沪深300增强ETF、华泰柏瑞中证500增强ETF、景顺长城中证500增强ETF齐饮“头啖汤”。

优势明显

从跟踪指数来看,招商基金和国泰基金旗下的指数增强ETF均是主投沪深300指数,华泰柏瑞基金和景顺长城基金旗下的指数增强ETF主投中证500指数。四只指数增强ETF均采由两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其中不乏经验丰富的百亿基金经理。国泰沪深300增强ETF拟任基金经理为梁杏、谢东旭,招商沪深300增强ETF拟由王平和苏燕青共同管理,景顺长城基金派出张晓南和徐喻军搭档管理,华泰柏瑞配备了田汉卿、柳军两位基金经理。

此外,为有效跟踪标的指数,控制组合的个股和行业集中度,增强型ETF对跟踪误差有所要求。上述增强型ETF普遍要求日均跟踪偏离度绝对值或不超过0.35%,年化跟踪误差不超过6.5%;投资比例则要求持有的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不低于80%,投资于标的指数成分股和备选成分股的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

招商基金表示,与现有被动指数ETF相比,增强型ETF有五大优势:一是突破现有指数增强基金95%的仓位限制,有望进一步提高基金收益弹性;二是基金费用参考ETF设置,较普通指数增强基金更低;三是运作方面结合了ETF的实物申赎、二级市场交易功能等特点,可降低因基金申赎带来的冲击成本,同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四是可以降低投资者的转换成本,投资者可以较低成本在不同管理人之间进行切换;五是增强型ETF将每日公告的申购赎回清单中披露持仓,持有人对投资标的信息掌握更加全面。

 发展前景广阔

招商基金分析称,增强型ETF本质上属于主动ETF,主动ETF是近年来海外ETF的创新热点。目前已有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布局主动ETF市场,如资管巨头富达基金将同类策略的主动管理型基金以主动ETF形式发行,德明信基金通过召开持有人大会形式将存续4只主动管理型基金转型为ETF,成为美国前十大ETF发行商之一。

景顺长城基金指出,彭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球主动管理ETF总数超过900只,总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约占全球ETF总规模的4%,而在6年前的规模占比只有约1%。也就是说,近6年来在ETF发展迅速的阶段,主动ETF的占比翻了三倍,发展势头较好。其中,美国的主动ETF总规模从2019年末的不足1000亿美元上升至2020年末的1741亿美元,规模增长幅度超过了50%。

“我们认为国内ETF的发展路径会与国外基本类似。随着国内投资者对于ETF的接受程度持续提升,在业绩效应基础上,主动ETF会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ETF的大发展必然离不开各种投资策略的新应用,增强ETF作为从传统ETF到新型ETF过渡的重要组成部分,必将获得广阔的发展空间。”景顺长城基金表示。

 对基金管理人要求高

国泰基金表示,国内指数化投资已迎来发展良机,指数增强型ETF在国内的前景值得看好。一方面,整体而言,目前国内指数增强策略效果存在较高的胜率;另一方面,ETF的运作机制成熟透明,指数增强型ETF产品是符合投资者需求的产品。随着上市公司越来越多,个股的选择越来越难,指数增强产品可以帮助投资者降低选股难度。指增产品在不显著偏离指数趋势的同时,力争获得稳健的超额收益。

招商基金表示,对基金管理人来说,主动ETF的特点是高透明度,在强化对基金经理投资行为监督约束的同时,也可能造成投资策略暴露,但从现有市场经验来看,这种影响可能有限。

“从我们的策略经验来看,相关风险可控,策略核心在于基本面财务数据的挖掘,单一交易日的潜在抢先交易者并不能影响基金运作,抢先交易者也较难在一天内获得明显的超额收益;沪深300增强策略产品中的80%个股来自沪深300成分股,市值较大,对于市场上的交易冲击并不敏感。”招商基金表示。

此外,华泰柏瑞基金表示,增强型ETF对管理人的投资和运营能力有着比较高的要求。一方面,要求管理人具备在控制跟踪误差的情况下,产生超额收益的能力,即增强收益的能力;另一方面,要求管理人具备良好的ETF运营管理能力。

基金代销-三国杀-互联网平台攻势强 银行券商谋守土

基金代销-三国杀-互联网平台攻势强 银行券商谋守土

(原标题:基金代销“三国杀”互联网平台攻势强 银行券商谋守土)

当前,我国公募基金发展驶入快车道,基金代销规模持续大幅增长。随着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强势崛起,基金代销市场的“蛋糕”争夺进入白热化,银行、券商、第三方机构纷纷亮出大招,基金代销的“三国江湖”将如何演绎?

 银行仍坐头把交椅

近日,公募基金代销机构三季度基金保有规模百强榜单出炉。总体看,在100家代销机构中,共有30家银行、49家券商、19家第三方机构、1家保险公司和1家保险代理机构。

具体来看,三季度末共有18家代销机构的非货币基金保有规模在千亿元级别,包括:招商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13家银行,蚂蚁基金、天天基金、腾安基金、基煜基金4家第三方机构,以及中信证券1家券商。在基金代销机构前十位排名中,交通银行超越农业银行成为了第七名,农业银行则下滑一位居第八。

从机构分类来看,与上季度相比,第三方机构渠道占比有所提升,银行和券商渠道占比相对下降。整体上,银行渠道增速虽然放缓,但依然是代销主力军。在非货币基金方面,银行渠道占比54.2%,第三方机构渠道占比32.2%,券商渠道占比13.2%;股票+混合基金方面,银行渠道占比59.1%,第三方机构渠道占比25.2%,券商渠道占比15.3%。

 第三方机构“突飞猛进”

凭借占比均超五成的股票+混合基金及非货币基金保有规模,银行依旧是公募基金代销圈的老大,但规模普遍下滑。以蚂蚁基金、天天基金为代表的第三方机构正处于强势追赶地位。此外,虽为老牌渠道方,券商代销基金参与者众多,却缺少重量级玩家。

从占比变化来看,三季度银行渠道代销的基金增速放缓:非货币基金保有量环比下降0.4%,股票+混合基金保有量环比持平;券商渠道降幅明显,代销的非货币基金保有量环比降低了8.4%,股票+混合基金保有量环比降低了9.9%。

第三方机构则增速亮眼,明显高于银行和券商,非货币基金保有量环比增长了17.2%,股票+混合基金保有量环比增长了8.5%。其中,蚂蚁基金以11954亿元的保有规模位列非货币基金保有规模第一;天天基金表现强势,非货币基金规模甚至超过了工商银行。另外,第三方机构基煜基金、汇成基金的相关业务规模快速上升,成为圈内的“黑马”选手。

争夺基金代销“蛋糕”

当互联网平台为代表的第三方机构开始破局基金代销领域,蚂蚁基金和招商银行的榜首之争一度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事实上,在第三方机构出手之前,公募基金代销领域长期维持着银行、券商“双雄争霸”的格局。目前,基金代销格局已转变成“三足鼎立”,竞争格局进一步凸显,各方争夺基金代销“蛋糕”已进入“刺刀见红”阶段。

总体来看,基金代销市场已进入了强者恒强时期。目前天天基金代销基金数量超过6000只,盈米基金、好买基金、中信建投证券等代销基金数量均超5000只。与此同时,却有尾部公司基金代销数量不足10只,首尾差距愈发明显。

由于直接与零售客户接触,互联网平台为代表的第三方机构在投资者决策过程中往往能起到较大的作用,头部代销机构更是如此。蛋卷基金总经理栾天昊表示,第三方机构发挥了去中介化的社区形态服务优势,从买方立场的销售模式出发,提供中立、全面和深度的评价。与传统方式不同的是,充分利用自身的互联网优势,能够更好地辅助用户投资决策,缓解用户焦虑,降低用户接触过程中的信息磨损和扭曲。以雪球旗下蛋卷基金为例,通过用户与用户间、新手用户与资深用户间、用户与雪球间、用户与机构间的多层内容交互体系,给予了投资者立体式的陪伴体验。

面对第三方机构对基金代销市场的攻城略地,传统金融机构受到不小冲击。银行、券商纷纷出手反击,降低基金申购费率、构建开放平台,以期争夺用户和市场。

比如招商银行在半年报中表示,在代销产品展示上,在各销售渠道和信息查询平台会突出提示产品管理机构、风险评级和投资期限等信息,帮助客户识别产品来源和产品要素;在系统限制上,通过销售系统明显提示或限制超风险购买行为;在销售质量把控上,设置网点理财(代销)产品销售专区,严格执行销售过程录音录像规定。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靠“一家独大”来维护自身在市场的一席之地并不是明智的做法。现如今,整个公募基金代销行业已形成银行、券商、第三方机构的良性竞争格局,逐步迎合国民财富管理新时代降临的大趋势。这一行业的“进化论”不仅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更有“共同进化”。基金代销渠道竞争不应对手见面,分外眼红,而需见贤思齐,共同精进。

挡不住美联储洪水滔滔 全球最悲观的对冲基金关闭了

挡不住美联储洪水滔滔 全球最悲观的对冲基金关闭了

全球“最悲观”的对冲基金因为美股史上最长牛市而缴械投降。Russell Clark (前身为 Horseman Global,后改名为 Russell Clark 投资管理公司)是世界上最悲观的对冲基金。在过去十年中,Clark 决定采取他的基金净空头——在这个行业中闻所未闻,其平均净敞口远高于 100%。

美东时间11月11日周四,根据彭博社消息,过去十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空美股的 Russell Clark 告诉客户,由于出现一系列亏损,他将结束同名对冲基金RC Global Fund。在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其表示:

在经历了几年动荡的市场和日益增长的政治影响之后,与市场经济学相比,我已经决定,最好的前进方式是让基金董事结束基金并返还资本。

是时候退后一步,重新思考我们的前进方向,在看到适合我发挥才能的机会后,我们会回来。生活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根据相关投资者文件,截至 10 月末,Clark 自 2010 年以来管理的 RC Global Fund 今年迄今以来累计下跌 2.6%,资产规模从 2015 年的约 17 亿美元降至约 2 亿美元。

尽管 Clark 的仓位极其悲观,但他还是设法实现了每月的稳定增长,除了 2016 年,在过去的十年中,他几乎每年都在盈利,然而 2019 年当他的对冲基金损失了惊人的 35% 之后,就再也没有真正恢复过。Clark 擅用宏观经济分析来投资股票,随着美股持续高歌猛进,一批多空股票对冲基金经理都败下阵来,不少投资者黯然退场,Clark 是最新一例。

空头基金墓志铭:永远不要和美联储作对

面对美联储、欧洲央行和全球央行的无情流动性冲击,Clark 一直在加大看跌押注。根据其最新的投资者信函,该基金的股票净空头头寸现在是历史最高水平,高达 -110.87%,被 60.59% 的债券净多头抵消。

ZeroHedge 对此评价道:我们钦佩 Clark 的诚实和勇气,同时也理解该基金关闭的理由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美联储已经接管了“市场”,其现在已经成为塑造舆论的政治工具,而非发挥其应有的市场核心作用——对未来和价格进行贴现发现。

正如 Clark 在信中所说:

这就是我要返还资本的原因。市场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政治选择。美国市场基本上押注美联储无法加息,国会无法监管大型科技公司或提高公司税率。商品市场现在已经成为押注他国政策目标的赌注,货币也成为押注他国政策目标的赌注。

全球最悲观基金养成史

Clark 基金的终结与他二十多年前的投资生涯开始形成鲜明对比。在悉尼瑞银(UBS Group AG) 工作期间,2000 年,他跟随朋友通过日内交易科技股而致富,并将最初的几笔薪水花在了 5 支 dot-com 股票上。随着科技泡沫的破灭,四支股票崩溃后收益为零,第五支损失了一半的价值。

这一次,对科技股的空头押注是他最新的逆势押注。Clark 今年早些时候告诉客户,随着从美国的监管机构打击科技行业,他押注科技股。从那以后,以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衡量的科技股一直在上涨。

在过去九年的大部分时间里,Clark 一直是净空头股票。在他面临着业绩和融资的困难时期,他的公司关闭了两支基金。

Clark 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出生并长大,于 2019 年购买了 Horseman 的控股权。 他于 2006 年加入 Horseman,并于 2010 年开始经营该公司的旗舰基金,正值当时 1990 年代非常成功的全球股票基金经理 John Horseman 退休。

Clark 在伦敦白金汉宫花园附近一个安静的小房子里,在他的办公室里经营着他的投资公司,他曾在 2019 年表示,他确信股市崩盘即将来临。或者,他在罕见的公开讲话中告诉彭博社,“这可能是我的告别采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是对的:2020 年 3 月的崩盘——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市场危机——确实发生在几个月后,但反过来又产生了历史上最大的中央银行“直升机撒钱”的市场救助。对于世界上最悲观的对冲基金来说,那是压倒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

�子里,在他的办公室里经营着他的投资公司,他曾在 2019 年表示,他确信股市崩盘即将来临。或者,他在罕见的公开讲话中告诉彭博社,“这可能是我的告别采访。”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是对的:2020 年 3 月的崩盘——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市场危机——确实发生在几个月后,但反过来又产生了历史上最大的中央银行“直升机撒钱”的市场救助。对于世界上最悲观的对冲基金来说,那是压倒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

基金经理也需要“减负”

基金经理也需要“减负”

在美剧《亿万》里面,心理咨询师温迪的角色让很多人印象深刻:当基金经理投资不顺时,会垂头丧气地走进温迪的办公室。经过温迪的一番“调教”,基金经理走出来时便“满血复活”。在资本永不眠的华尔街,女子绕指柔化为百炼钢,风云激荡的资本圈里涤荡出些许温情,让人心生美好。

但现实生活往往比剧本更残酷。毕竟,资本市场是最好的认知变现场所,跌宕起伏的市场走势背后,展现的是买卖双方的金钱得失。在这个变现场所里,淘金者众多,激烈的竞争压力必然会传导到基金经理身上。

基金投资利益这根链条,涉及基金公司、公司股东、基金经理、销售渠道和投资者等多方面的利益。对于主要依靠管理费生存的基金公司来说,只有把资产管理规模做大了,基金管理费才能增加,基金公司利润才能增加,基金经理也会有更多的收入。在扩大资产管理规模上,基金公司有着天然的动力。对于投资者来说,获取收益是最终目的,但由于很多投资者缺乏足够的投资素养,通常是看到基金业绩短期大涨之后才疯狂买入,这也导致了很多基金经理为了吸引投资者关注,在追求短期业绩上动力十足。

从投资历史看,在投资者疯狂追逐短期回报的时候,市场往往已经处于阶段性高位。对于基金公司来说,在市场火热的时候发新基金,借助投资者的入市热情,能够轻松募集到大量资金;但对于投资者来说,随后的投资体验通常很难美好。不管是2015年上半年的成长股牛市,还是今年年初的核心资产行情,在高点入市的投资者都付出了代价。

投资者在市场高点争相入市,固然有其自身的责任,但基金公司同样难辞其咎。而从现实演绎的结果看,在市场高点密集发行基金,尽管可能让很多投资者亏钱,但会使基金公司的资产规模大增,随之而来的是基金获取的管理费大幅增加,基金公司股东喜笑颜开。而让投资者亏钱的责任,往往全部压到了基金经理身上,挨骂最多的就是基金经理。

对于基金经理来说,都有其能力圈,也都有资金管理的边界。基金规模的大幅增长,对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提出了巨大挑战,但基金经理往往受自身及相关方利益的影响,使所管基金规模超出了其管理边界,最终陷入业绩大幅回撤的泥淖。

如果基金经理面临的是纯粹的市场压力,《亿万》中温迪或许可以让基金经理重新振作精神,但如果梦想远远超越了能力圈,结果必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多焦虑的根源,或许都是能力不及梦想。

对于基金经理群体中的焦虑问题,高毅资产知名基金经理冯柳认为,只有陷入了无法面对和解决的状态才会焦虑,当所焦虑的事情超出自身能力时,就不要勉为其难,人没必要为自己配不上的事情而焦虑。他说:“如果你不配这个金钱与名声,那越早放弃越好。想得到和维持自己不应有的东西是很不明智的行为,那会陷入贪婪和恐惧。”

相传,在明朝中叶,杨慎被皇帝发配云南,船到湖北江陵,遇见一个渔夫和一个柴夫在江边煮鱼喝酒,谈笑风生。他很是感慨,写下了千古名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对于基金经理来说,即便遇到天大的压力,看到这首词后,烦恼和焦虑或许会烟消云散。